大兵日記 – 抽籤

在當兵前,我很想自願去外島(註),如果沒辦法去外島,我也很想加入特戰部隊。去外島是希望體驗另一種人生,加入特戰對則是希望能夠挑戰自己。

不過在大學畢業之後,我徹底改變了主意,幾經考量,我不願意自己得到的比失去的還要多。所以在真正選兵之前,我想要的單位是作息正常,晚間能有自己的讀書時間。

***

新兵訓練期間,有兩個機會決定新兵要去的單位,一個叫做選兵,一個叫做抽籤。

選兵在鑑測之前就會選了,通常有許多單位到部隊來選兵,像是:陸軍步兵學校、裝甲兵學校、砲兵學校、通訊兵學校、國防部、航空特戰部隊、海巡署、聯勤…等等。在選兵的時候,我一度掙扎著,因為好朋友大頭是兩棲偵搜大隊(蛙人)的緣故,我也想加入航空特戰部隊(傘兵),考驗自己的能力和極限。但我怕到老了全身是病,也怕自己沒時間唸書、更怕妳生氣,所以我放棄了自願去空特的機會。

當然,選兵也不是想去哪就去哪的,通常該單位的權責長官會負責篩選資格,通過資格的人,才能備選。如果備選人數超過了他們預期招募的人數,則必須要再次抽籤,以決定是否選上。如果沒有選上,就併到大抽籤中,和大家一起抽籤。

當憲兵的方法:
憲兵則是看體位再被篩選,我因為是甲等體位的關係,所以被詢問過意願,我因為不想一直站崗而拒絕了。

當教育班長的方法:
教育班長(幹訓班)是自願的,好處是幹訓班結束之後可以留在成功嶺,而且掛階下士,壞處是得接一梯又一梯的新兵,直到退伍前都會累得不成人形,而且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所以我也拒絕了。

大抽籤當天,我很緊張,總希望自己可以抽到理想中的單位。

從早上八點開始抽籤,一輪又一輪的人上台,有人高興,也有人失望,有些人抽到花蓮、馬祖、苦著一張臉下台,也有人抽到了台北、桃園附近的旅部而樂不可支。

我帶著平安符,緊握在手中,希望有奇蹟出現。

等到快 12 點,終於輪到我上台抽籤…

「入伍生 XXX ,手中無籤,在此抽籤。」我手伸進了背後的籤桶,暗自祈禱著我能在我這個分類的四十幾隻籤中,抽中傳說中的海巡署。

「九號籤。」我拿著手中的籤,顫抖著傳給後面負責驗籤的人,希望能抽到好籤…

「九號籤無誤。」後面的人大聲的覆頌出來我的籤號。

「九號籤,海巡署。」在遠處的班長,撕下了貼在牆上的籤條,大聲念著。

「九號籤,海巡署」我對麥克風,向台下所有人覆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這一刻,或許真的有奇蹟。

工作人員在我的手臂上用麥克筆寫下了粗粗的九號,我拿著班長交給我的籤條,往台下走去,交給工作人員登記。因為還在晃神,走錯位置,還被組長和班長唸了一頓。

*註:新兵沒辦法自願去外島,要去哪邊都得用抽的。唯一自願的方法是先想辦法選入海巡署,再自願去外島。

在結訓時的大抽籤,影響了很多人的心情。有人高興,但有更多人是失落,難過。

雖然抽到了海巡署,不過我現在還不曉得要被分發到什麼單位。

在成功嶺撥交之後,我會被送到桃園觀音的訓練大隊受訓,之後再二次分發到各地。抽到海巡,也不全然就是平安順遂,據說海巡的一線單位非常操,而且有時後會日夜顛倒地站哨,但如果是在總部,則是輕鬆愉快。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老天這麼安排,那我也願意照著這麼走。不論怎樣,我都相信自己都能撐過去。

Posted in 新兵訓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