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Google 不賣台灣人 Android Market 軟體談起

台灣消費者保護法第 19 條規定

第十九條 郵購或訪問買賣之消費者,對所收受之商品不願買受時,得於收受商品後七日內,退回商品或以書面通知企業經營者解除買賣契約,無須說明理由及負擔任何費用或價款。郵購或訪問買賣違反前項規定所為之約定無效。契約經解除者,企業經營者與消費者間關於回復原狀之約定,對於消費者較民法第二百五十九條之規定不利者,無效。

於是在台灣,網路購物也因此有了七天的猶豫期,而這個七天的猶豫期,在台灣現行法令中也一併適用於數位內容商品(本文主要談手機應用程式)。

說實話,對於消費者的保障固然要有,但這種法律為了保障消費者,卻很容易在數位內容商品的買賣上傷害了辛苦的開發者。

這篇文章我想討論的是在此次糾紛之中(註),法規的不足、官員的顢頇、以及群眾是多麼容易被煽動…

在六月廿七日下午一點,台北市政府法規會發佈了一篇新聞稿,引起軒然大波,原文轉錄如下:

Google停售付費APP 拒絕遵循臺灣法律 臺北市重罰一百萬

發布機關:臺北市政府法規委員會
發布日期:2011-06-27
發稿單位:消費者保護官室
聯絡人:郭庭光
臺北市民當家熱線:1999(外縣市02-2720-8889)轉4000

  臺北市政府今(27)日表示,Google今日上午表明拒絕依照臺灣消費者保護法的規定,給予手機應用軟體(APP)消費者七日的鑑賞期,並且揚言暫時停止對臺灣消費者銷售付費APP。葉主委指出,Google停售付費APP的舉措,顯然是意圖綁架全臺灣的消費者,來換取拒絕遵循臺灣法律的特權,臺北市政府決定依法裁處一百萬的罰鍰,並再度限令Google在7月1日之前提出改善計畫。

  臺北市政府主任消保官陳碧珠指出,Google Android Market的服務條款中載明,消費者只能在下載手機應用軟體的十五分鐘內退費,明確違反消保法「郵購買賣」必須准許消費者在七日內退費的規定,並經市政府限期於上週四(23日)前改善在案,Google上週五上午要求市府暫不開罰,今日再做最後決定。但Google今日上午由律師代表到市府,並由美方人員致電市府,明確表示拒絕遵循臺灣消保法的強制規定,並且表示停止付費應用軟體的銷售,臺北市政府對此表示遺憾,並決定依據消費者保護法重罰Google新台幣一百萬元,並再度限令Google在7月1日之前提出改善計畫。

  臺北市政府法規委員會主任委員葉慶元表示,我國法院以及中央政府已經多次解釋,網路購物必須適用消保法郵購買賣的規定,手機使用者透過網路購買手機應用軟體,自然也受到消費者保護法的保障。葉主委指出,雖然部分消費者在網路上指出先前也有成功退費的經驗,但是目前退費使用介面複雜,而且在業者透過定型化契約明文排除退費責任的現況下,退費與否變成業者的「恩給」,而不是消費者的權利,此一不合理的契約條款規定必須修正。

  葉主委進而解釋,從去年開始,臺北市政府就開始對網路銷售平台業者宣導必須保障網路消費者七日猶豫期的規定,從PCHOME等本土ISP業者到Yahoo等國際ISP業者都已經遵循臺灣的法令辦理,此次向蘋果以及Google兩家手機應用軟體業者宣導,蘋果也接受市府的規範,只有Google無視法律的規定,要求不被規範的特權,市府無法接受。

  葉慶元主委指出,手機銷售平台業者如Google及蘋果在軟體出售後,可透過手機的連線更新功能,查知軟體是否持續存在於使用者的手機上,所以不至於發生消費者退費後持續使用相關手機應用軟體的問題。葉主委強調,相關的技術問題對於蘋果的APP Store既然不造成困擾,Google拒絕配合顯然非常惡意。

  陳碧珠主任消保官指出,Google將於本週四派人直接來台溝通,市府將視Google屆時的立場,決定是否二度開罰。

點閱: 9061 更新日期: 2011-06-27 13:49:00

轉載自:http://www.law.taipei.gov.tw/ct.asp?xItem=2041592&ctNode=25476&mp=120041

究竟是怎麼樣的政府,怎麼樣的官員,可以寫出這種威脅恫嚇、搧風點火、義憤填膺的新聞稿?根本沒有客觀的陳述事實,而語句的鋪陳也容易誤導群眾。整篇稿子看下來,就是把 Google 形容成一個怪獸企業,視台灣法律為無物,藐視市政府法規會,挾民氣以求特權。所以市政府逼不得已,只好拿出英雄氣魄,對 Google 進行罰款一百萬。

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首先,第一段文字就很有問題,用了「揚言」、「特權」、「拒絕遵循台灣法律」、「綁架台灣消費者」等字眼形容 Google ,但實際上,我是這樣看的…

Google 因為全球 Android Market 的市場策略一致,所以在 15 分鐘之內可以無條件退費,之後則是需要由消費者自行聯絡開發商退費。但這個規定和台北市政府認定的消保法19條牴觸。市政府認為 Google 方面應該將無條件退費時限延長為七天,而 Google 表示因為市場策略的關係,無法延長。於是台北市政府對 Google 罰款 100 萬,然後 Google 為了避免繼續受罰(避免繼續違反消保法19條),所以在台灣停止付費軟體的銷售。

這麼簡單的邏輯,我不相信要用那麼多情緒化的文字才能表達。

另外,我也不清楚何來「綁架消費者」之說,在 Android Market 已經購買的軟體,依然可以在 Android 下載、使用(甚至升級),現在只是不能買新的軟體而已,消費者的權益顯然沒有受到侵害,再者我相信 Android Market 上的軟體,也不是民生必需品,所以,究竟何來綁架之說?

前陣子 Google 退出了中國,現在的 g.cn 只剩下一張圖,轉址到 Google HK ,不也是為了不和中國的言論審查制度牴觸所做的讓步嗎?中國表明了網路上的東西必須經過審查,而 Google 只有兩條路走,一是接受中國政府要求的自我審查,二是放棄這個市場, Google 選擇退出這個市場。這樣算起來,難道 Google 也在強姦中國人民嗎?曾幾何時,退出市場,卻變成了加害者?受害最深的應該是股東、是公司、是合作夥伴的利益,而不是消費者。

新聞稿第四段也有錯誤, PCHOME 以及 Yahoo 並非 ISP 業者, ISP 指的是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 ,從以前到現在意思上是指提供上網服務的業者,像是 Hinet、So-net、台灣固網…等等,才被稱之為是 ISP 業者。 PCHOME 和 Yahoo 是網站平台,不適合稱為 ISP 。

接著,新聞第五段又把「惡意」等字眼和 Google 做了連結,Google 因為無法配合消保法19條,所以停止付費軟體銷售,這何來惡意之說?如果 Google 無法配合,卻又繼續一直銷售,這才是真正的惡意!

在新聞稿的最後一段更妙了!二度開罰的依據究竟是什麼?台北市政府什麼都沒講,在我看來,停止付費軟體的銷售,這已經是最大的讓步。 Google 此舉顯然是犧牲自己和開發者兩造的商業利益,這樣還要罰?請告訴我究竟要罰什麼?舉例來說,假如有某間 PUB 消防安檢沒過,台北市府限期改善,要不然依法斷水斷電勒令停業!然後 PUB 業者知道後,自己先停止營業,難道這樣也算 PUB 的錯嗎?市政府會說 PUB 態度不好嗎?

還是市政府根本認為 Google 什麼都不是,也不需要尊嚴,就算被台北市政府打臉還要乖乖立正站好?

接著,以下轉錄時任臺北市政府法規委員會主任委員葉慶元部落格的文章兩篇:

從處罰Google一百萬談起

今天上午,市府跟Google的談判破裂,Google在其網路服務契約中明文將退費的時間限縮到十五分鐘內,並且拒絕臺北市政府要求其遵守台灣消費者保護法的規定,給予手機應用軟體消費者七日的鑑賞期,我們別無選擇,只能選擇重罰這家業者。

事實上,臺北市政府並不是從今天才開始進行網路消費秩序的管理,從前年戴爾(Dell)的網路錯標案,到去年蘋果教育商店(Apple Education Store)的網路錯標案,臺北市政府的消保官都積極地導正業者的違法行為,並試圖為消費者爭取法律上最大的利益。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市政府也針對PCHOME、Yahoo等各家網路銷售平台業者的服務條款進行追蹤,並且要求各家業者修正其網路銷售服務的定型化契約,落實消費者保護法七日鑑賞期的規定,並且都獲得了善意的回應。此次要求Apple以及Google兩家手機應用軟體平台商限期修改App Store跟Android Market的網路銷售定期化契約,也是相同的道理。

有些網友質疑,其實Google跟Apple本來就有退費機制,為何市政府還大張旗鼓地要求限期改正甚至裁罰。我必須要強調,Google跟Apple在他們的網路銷售定型化契約中,其實大幅限縮或是剝奪了消費者的退費權利(Google限縮到15分鐘;Apple則是對於第三人軟體完全不負責任),個別的消費者如果能以英文流利地撰述退費的理由,Google跟Apple或許會退費,但是這其實是把消費者依法的退費權利變成了業者的「恩給」,這是我們不能夠接受的。

也有網友質疑,軟體不應該適用郵購買賣七日鑑賞期的規定。我必須同意這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議題,但是,目前法律並沒有將軟體買賣排除消費者保護法七日鑑賞期之適用,所以Google不能自己變成立法者,自己決定適不適用消保法的規定—台灣的業者不能,Google也不能。再者,手機應用軟體的平台商其實可以透過系統同步等功能,定期或不定期地檢視手機內的軟體(所以智慧型手機才能主動提醒使用者要去平台上更新軟體),所以消費者如果要求退費後卻沒有刪除相關的手機應用軟體,手機平台業者很快就可以發現,並且否決其退費的要求,甚至是課與違約金,這在技術上完全沒有困難。

其實我不解的是,遵守國際貿易交易行為所在地國家的法律可以說是國際貿易的ABC,如果Yahoo在一般網路銷售上可以遵守台灣消保法七日鑑賞期的規定,如果Apple在手機應用軟體的銷售上也願意遵守台灣消保法七日鑑賞期的規定,那麼,Google為什麼不能?

Google今天的態度,代表了Google寧願犧牲消費者的權益,也不願意遵守相關的法律規範,其實這對於Android手機的製造商跟消費者是一個很大的警訊—如果Google可以恣意對某一個國家停止手機應用軟體的銷售,那在這個一切講究雲端的時代,以後還有誰敢製造、購買隨時可能停止雲端服務的Android手機?

週四,Google將派代表來台和臺北市政府面對面會商,我希望Google能意識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不是對臺北市政府,而是對全世界信賴Google跟Android系統的消費者。

轉載自:http://blog.yam.com/philipy/article/39261422

這篇文章看完,我實在忍俊不住…笑了!

我沒有深厚的法學素養,但我有基本的邏輯觀念。 Google 因應違法這件事情,是關閉自己軟體的銷售通路,以避免持續觸法、或是被罰款,這究竟錯在哪裡?

難道不賣了,也不可以嗎?

在 Android Market 的 TOS 裡面,第 2.1 條有明確提到「2.1 您同意 Google 可以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形下,酌情停止 (永久或暫時) 向您或所有使用者提供「Market」(或 Market 的任何功能)。」這個條款並沒有對消費者造成不對等的情形,因為 Android 的手機並不會因為無法使用 Android Market 就失去手機功能,況且目前 Market 上面,依然有一卡車免費軟體可以下載使用。

當然,我曉得有消費者試圖繞過現有的機制 ( root + Market Enabler ) 去嘗試下載付費軟體。但在這個行為的背後,代表的真正意義是原本方便的購買方式已經行不通了,消費者只能透過欺瞞系統的方式,才能購得軟體 — 試想,這是台北市政府提出的訴求想要達到的目的嗎?

講到「警訊」就更有趣了!

在一個法治時代,法規會的主委卻刻意不談合約和使用者條款,反而是用這種方法來試圖激起民怨,真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使用者條款」的部分:

在使用各類服務的時候,翻一下使用者條款,是保護自己的行為。如果不能理解或是無法接受,就不要去使用該服務,這是很基本的道理。如果對方沒辦法提供保障,那我方就應該把這點納入風險考量內,避免資料哪天遺失,求助無門。這應該是基本常識。 Android Market 的使用者條款寫的很清楚,他們其實是可以不賣你軟體的,現在 Google 停止 Android Market 上的付費軟體下載,並沒有違反當初的使用者條款。然後我們葉主委就絕口不提使用者條款。這實在是很丟臉的事情…

我個人雖然不欣賞 Google 停止付費軟體的下載的舉動(我就買不到新軟體了),但我至少能接受,因為它當初提供給使用者的條件就是這樣,我也不會因此嚷著它是惡霸,因為強迫別人照著自己意志走的,對方不從就大肆抹黑攻擊,才是真正的惡霸。另外,在剛有 Android Market 的時候,台灣也不在可以付費購買軟體的名單內呀。

再談 Google 違法問題

  週一,由於 Google 拒絕遵守台灣的法律,遭市府依法處罰一百萬,這兩天引發多重討論;有人說是「大砲打小鳥」,也有人說是「彈弓打酷斯拉」(這兩種評論好像互相矛盾),對臺北市政府而言,這只是單純的執行法律而已。我們用同樣的法律,去規範所有在台灣從事交易的業者,對 Google 沒有更寬,也沒有更嚴。

  有人說,市府曲解消費者保護法第19條的規定,但是其實中央的消費者保護委員會早在92年就做過函釋,明確指出數位化商品的販售也適用消保法,而且透過網際網路銷售數位化商品,只要在銷售前沒有給予消費者合理的檢視機會,就適用消保法第19條郵購買賣的規定,應該給予消費者七日的檢視期,決定是否退費。今日,我們邀請了消保會、消基會及資策會科技法律研究所的專家來研商,也再度確定市府對於法律的見解並無錯誤。

  也有很多人說,消保法七日鑑賞期的規定不能適用於手機應用軟體,因為會有消費者濫用這個機制,在七日內把遊戲打破關、電子書看完,然後馬上退費。的確,會有極少數的消費者濫用這個機制,但是不能因為有極少數的人是奧客,就把所有的人都當作奧客,並且因此否定我們依法所應享有的檢視以及退費權。

  事實上,今天早上還有 Android 手機的使用者寫信給我,說 Google 對於 Android Market 上的軟體審核鬆散(其實是沒有審),很多android的軟體下載了要好幾天才會發現會引起許多毛病,有些軟體甚至在使用數日之後就會自動關閉,爛APP騙錢的狀況很多,根本就是欺負消費者,所以即便是七日的審閱期都是不夠的。

  其實,相對於傳統的數位化商品買賣,手機應用軟體這個新興的軟體交易市場其實對於軟體開發商的保護較高,因為手機交易平台業者(APP Store、Android Market)可以透過通訊軟體,隨時查知消費者的手機中有哪些手機應用軟體。業者其實也早已有在應用軟體中內鍵「退費並移除」的選項,確保消費者不至於在退費後繼續使用,只不過 Android 現在給的時間是 15 分鐘,而我們要求他展延到 7 日而已。

  昨天上午,Apple 再度透過律師來電,表示願意遵守台灣的法律,並且已經在修正Apple APP Store手機應用軟體的銷售定型化契約以及相關作業系統。前天傍晚,國內的電信三雄也紛紛表示其手機應用軟體的銷售絕對遵守消保法七日鑑賞期的規範,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只有Google做不到?

  明天下午,Google 的代表將來臺北市政府協商,我們會要求 Google 盡到一個跨國企業的基本責任—在一個國家做生意,就必須遵守該國的法律,no more, no less。

  明天傍晚,希望是和所有台灣的消費者一起迎接屬於我們的勝利。

轉載自:http://blog.yam.com/philipy/article/39295611

不知怎地,葉主委意猶未盡,在六月廿九日中午又寫了一篇文章,看完文章,我也徹底失望了!我想都想不到到葉主委甚至認同七天審閱期對軟體來說是不夠的,我只想請教,軟體審閱期要訂多久?審閱期乾脆定個七年好了,期間軟體不能出現任何問題,要不然就退費如何?(我看從此資工系沒人要念)

文末甚至表示「明天下午,Google 的代表將來臺北市政府協商,我們會要求 Google 盡到一個跨國企業的基本責任—在一個國家做生意,就必須遵守該國的法律,no more, no less。」這真的很有趣,Android Market 都已經不和你做生意了,所以還有什麼基本責任?究竟要遵守哪條法律呢?

最後,我樂觀其成「國內電信三雄手機應用軟體銷售願意遵守七天鑑賞期的規定」,我拭目以待。

至於文末的宣示「迎接屬於我們的勝利」,就大可不必了,這麼做根本只是雙輸罷了! Google 和開發者都賺不到台灣這個市場的錢。市政府強硬執法,於是大家沒付費軟體能下載,就這樣而已!我真的誠心建議法規會應該著重的是研擬如何修法以因應數位時代的來臨,如何讓廠商和消費者在數位內容的商業行為上雙贏,而不是拿雞毛當令箭,胡亂開槍,事後再來扮演民族英雄,以為自己在抵禦外辱,維護國家尊嚴。

至於標題寫的「Google 不賣台灣人 Android Market 軟體」,我想 Google 的確有錯,它錯在被主管機關認定違反了現行的消保法19條,所以被罰款一百萬。但除此之外,我看不出來它還有哪裡錯了。難道…不賣了也不行嗎?這麼說來,究竟鴨霸的是哪一方?

註:Google Android Market、Apple App Store 7日鑑賞期事件懶人包

在文章之後,我想和大家分享兩個我在購買軟體上的觀念。

  1. 在購買軟體之前,消費者應該要先做幾件事情,包括使用試用版本,閱讀評論…等等,當一個軟體無法提供試用版時,消費者自己應該要有警覺,要留心這個軟體是否為惡意軟體!而沒有人留下評論時,代表這個軟體不夠成熟,使用率也不高,消費者更是要留意。當資訊不足以判斷軟體品質的時候,請不要購買軟體,因為該軟體可能含有病毒,可能是間諜軟體,可能才有木馬,消費者有義務自己注意資訊安全。所以,試用版的軟體和大眾對軟體的評論,遠比幾天幾天的審閱機制還要重要。
  2. 我個人覺得下載軟體本來就不適用七天審閱機制,因為時間太長了,很容易造成軟體玩膩了、音樂聽完了、影片看完了、電子書讀完了,但消費者卻一樣退費,導致開發者受害。但這解釋權不在我,所以在台灣該被罰款一樣被罰款。但消費者應該要在法律之前就先會保護自己,把法律視為最後一道防線,才不會吃虧,線上購買軟體尤其要注意。

update: 2013/02/27
1. Google Play 又開放台灣付費 APP 購買了。
2. 2012年12月27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判決,台北市政府命令Google依法提供猶豫期間的裁罰處分遭撤銷。
3. 更多資訊:手機付費APP軟體猶豫期事件

51 thoughts on “從 Google 不賣台灣人 Android Market 軟體談起”

  1. 有點不明白阿= =谷歌的機制設置的好好的保護消費者跟商家的權益這麼明顯?音樂一首幾分鐘?6分鐘頂天了吧?(不好聽你會聽完?)軟體非製作者你會怎麼判斷?還不是第一眼+畫面+流暢?(15分鐘絕對夠你用)實體跟虛擬產品的差異活在這時代會不懂?消費者的權益是權益?智慧財產權不是權益阿= =不是說愛國就要侵占他人權益= =哪天有政府跟你說你花心力製作的軟體音樂免費給人用給人聽7天,你同不同意?一昧要求佔便宜,誰還賣你東西?(還是學生沒經過社會洗禮說話有點沖,只是覺得政府有些太強求消費者權益而忽視智慧財產權的感覺。)最後,谷歌只是提供你與商家連接的平台,他沒有錯好嗎= =你去網路上買東西還不是一樣?條例講得清清楚楚的不看出問題怪誰?政府也沒太大的錯,壓迫政府做這事的也包含一些消費者想要無條件增加自己權益的投訴吧?(個人認為如果沒壓力政府也不會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也網購過遊戲等軟體也沒見過有甚麼7天鑑賞期…)

  2. 最近因為在找 Google Play 的付費開通問題而找到這篇文章,
    隔了一年來看還是很心酸,打從心底的覺得很難過,也很羨慕國外總是有這麼多線上資源可以提供給他們的國民,
    反觀我們充滿著上網速率問題、七天鑑賞問題等等。

    抱歉我離題了,但還是希望台北市政府可以換個角度,當作是為民服務的去跟Google談好,
    真正幫大家取得我們應有的福利。

    文章寫的很詳細,也完全是用公平的態度來看這件事情,
    謝謝你的分享!

  3. 你的文章,好文

    政府可以為做錯事的高官們修法,
    卻不能為了老百姓的權益修法,

    政府沒有錯,只差在太固執

    為什麼不能就按照GOOGLE的制度呢?
    願者買單嘛……
    我就是很想買付費軟體的其中之一

  4. 剛剛在查Denon的耳機,結果google第一個就連到你這來,你真的太屌啦!!

    這篇寫的很棒,回應也回的很風趣,給你一個讚!!

    因為無法配合台灣法令的緣故不能在台灣販賣的商品全世界不知凡幾,因為台灣市場太小而放棄在這裡佈局的我相信有更多。

    台灣的劣勢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然後在政府、企業對台灣的未來都不能找出有利的方向的時候。

    一般人也只能這樣情緒激動地互相攻訐了~ 也許能在過程之中抒發些不滿,得到些許成就感吧!?

    Google 這樣的跨國企業,坦白說,就是不做台灣生意也沒什麼影響,這就是最殘忍的事實。

    最可惜的是台灣唯一進入全球百大品牌的HTC,主打的商品正是Android手機。

    自己賣的手機在自己家買不到軟體,情何以堪(不過講到這又可以扯到”中國品牌”了~)

    台北市政府的這項舉動,除了精神上的勝利之外,我實在看不出有何益處。

    硬要說的話,是娛樂了一下Samsung吧~

    不過~人家大概也快不用把我們放在眼裡了~

    1. 我沒有聽古典音樂,大多都是聽流行音樂 (國台語以及國外的芭樂歌) ,所以 Denon 的耳機還算勝任愉快,

      不過缺點是低音不會很明顯,我是個喜歡低音 蹦 蹦 蹦 的人 😛

  5. 強制變成google play後很多過去購買的軟體刪除後都無法再次下載囉
    很多甚至也無法更新了~
    這樣消費者權益有沒有受到損害呢?^.<*~

    1. 如果是這樣,那請你去找葉主委幫你伸張正義吧。

      您在這兒 “啾咪” 我是幫不上什麼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