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沒有廢除國統會、國統綱領?

其實我不清楚國統綱領是什麼東西,我一點也沒有興趣去查什麼是「國統綱領」、「國統會」;但是報紙上的言語,從「廢統」變成「終統」,稍有政治敏感度的人,應該都會注意到,我們的情形從原本的「廢除國統會」變成「終止國統會」。我昨天看到一則新聞,內容大意是吳淑貞女士讓陳水扁總統看「神鬼傳奇」的電影,然後將國統會比喻為劇中的木乃伊,而這次的「終統」,則是木乃伊補上一刀,讓它不會復活(ok, 很無聊的新聞)。

但是我剛剛看了新聞,內容是蘇貞昌院長備詢的 SNG 連線直播。裡面李慶安委員向蘇貞昌院長質詢:「我們到底是 abolish (廢止) 還是 cease (終止) 國統會?」,而蘇的答覆是:「收到的總統府公文內容是終止國統會。」之後便不斷閃爍其辭,避談國統會、國統綱領到底有沒有被廢除。 經過了一連串的質詢和答覆,我得到的結論是:「國統會是被終止的」,當然這個結論,包含了絃外之音,也就是「國統會沒有被廢除」,因為她是被終止運作。但是眾所皆知的事情是:國統會在民國八十七年便已經停止運作。所以,陳水扁總統這次在美國的壓力下,其實並沒有「廢除國統會」,而是裁示終止已經停止運作的國統會。等於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徒然增加兩岸對立氣氛。對國內政經穩定毫無建樹!這是什麼!?

說了半天,還是沒廢統。

又被逼著要體檢

今天去士林區的新光醫院進行身體健康檢查,先和醫生門診,接著是抽血,在我等待的時候,有一個媽媽帶著一個小孩子也是要抽血,但是那個死小孩就是死都不肯抽,兩個人在那邊僵持不下,死小孩哭的滿臉都是淚水,當時我真的很想把那個死小孩一把抓起來,壓到台上讓護士抽血,但是我怕那個媽媽來告我,所以我只好靜靜的站在一邊,默默的看她們親子之間的拉鋸戰。等了好久好久,終於輪到我了,我遇到一個很有趣的護士,以下是我們的無厘頭對話大意:

Continue reading “又被逼著要體檢”

二月十一日、第九天、勐蒼熱帶植物園、橄欖傣族風情園、飛往昆明

今天也是很匆忙的一天,因為明天要編報了,所以今天是玩樂的最後一天,大家都「忙著玩」


植物園一景

Continue reading “二月十一日、第九天、勐蒼熱帶植物園、橄欖傣族風情園、飛往昆明”

二月十日、第八天、勐蒼熱帶植物園-野象谷

昨天晚上睡在景洪交通大飯店,今天一樣,清早起床,接著就前往

野象谷參觀,玩了一整天,晚上睡在勐蒼熱帶植物園內的賓館。


當地少數民族的歌舞表演

Continue reading “二月十日、第八天、勐蒼熱帶植物園-野象谷”

二月八日、第六天、蒼山、大里古城、麗江古城

臥舖火車大約早上六點左右從昆明抵達大里,一個晚上都沒睡好,累死了,而且爬起來的時候

超睏,加上氣溫落差大,實在有點受不了 @___@


鹹稀飯,難吃的菜,一點胃口都沒有。

Continue reading “二月八日、第六天、蒼山、大里古城、麗江古城”

二月七日、第五天、雲南大學、雲南民族大學、石林、金馬碧雞坊、臥舖火車

今天一大早就起床,接著拜訪雲南大學、雲南民族大學,中午用餐之後,

下午到石林玩、晚上則是到金馬碧雞坊吃東西、睡臥舖火車到達雲南大里


出發前往雲南大學

Continue reading “二月七日、第五天、雲南大學、雲南民族大學、石林、金馬碧雞坊、臥舖火車”